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formation on the Coronavirus and how you can contribute.

同济医院感染病科陈韬教授讲座总结

 

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总会及北美华人医师联盟荣幸临时邀请到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在百忙中一线抗新冠的传染科主任陈韬教授给我们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群及北美华人医师联盟会员群做了一次微信讲座。题目是:武汉新冠病毒现状,诊疗心得
陈教授讲座条理清晰,理论加实践,听众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讲前问题有三十几个,陈教授对它们进行了归类并进行了精彩的回答:
 

一)抗新冠总体和临床表现:

 

同济医院抗新冠简介(统计,诊疗原则,流程,发病趋势)

12月底,武汉市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同济医院即做出应对措施,第一时间成立发热门诊(日就诊量约70人次),由呼吸科、感染科、急诊科人员组成,并成立由这三个科室人员组成的专家组,指导在院和发热门诊疑似病人的甄别工作。随着疫情的快速进展,医院不间断扩张发热门诊留观病房,但是仍然不能满足就医需求,于1月11号(日就诊量约300人次)建立发热病房,由1个病区迅速增加到3个病区,收治约50名重症患者,由呼吸科、感染科各2名高年资教授带组,医院从全院非手术科室、手术科室抽调医师组建。从1月中旬到1月底,病人呈爆发式增长,武汉市成立多个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1月29日汉口主院区的发热门诊的日门诊量达到1000人次,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成为重症患者定点收治医院,。第一期550张床位逐步开放,5天全部收满,2月7号开放第二期550张床位,3天全部收满,这个期间来自北京、吉林、湖南、山西的医疗队逐步进驻中法院区。2月15日,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成为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600张床位全部收满。期间中央政府加强对湖北省防控指导,从封闭武汉市外出通达、封闭三镇公共交通、封闭社区这些阻断传播途径的举措,加强对疑似病例的筛查,成立方舱医院,目前发病人数基本稳定,估计到3月初会呈现下降趋势。

疫情初始,医务人员对于新冠肺炎的诊疗均不熟悉,我院由我们感染科宁琴教授牵头,组织呼吸科、急诊科专家,结合我们自己的诊治经验撰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快速推荐建议》一共历经4版,我是执笔人,最近发表在中华医学杂志,对于湖北省地市医院的防治发挥了指导作用,其中我们自己的经验,也被卫健委的指南采纳。

 
中科院用基因追踪的研究寻找“零号病人”,认为华南海鲜不是源头!在寻找病毒🦠源头上,最新最可靠的说法是什么?
 
我也看到了相关研究报告,我认为寻找“零号病人”的意义重大,能够追根溯源,我所知中国疾控也在找,目前我没有看到最新的材料,只能等待后续结论。
 
新冠病毒对心脏的侵害有哪些症状?这些是可逆的吗?
 
新冠病毒可以导致心肌炎,这一点毋庸置疑,绝大多数患者没有明显的自觉症状,在给患者做心电图、心脏彩超、心肌酶谱等检查的时候发现有异常,病房里的重症患者,可以从监护仪上观察到心肌缺血、心动过速等表现,但是患者自己没有明显的胸痛、心慌、心悸等症状。在治疗中给予极化液、营养心肌、激素等治疗,可以观察到相关检查指标的好转。
 
同时流行的新冠病毒以外的病毒有检测资料吗? 
 
我们的确在临床一线工作中发现新冠肺炎患者可合并其它病原感染的情况,例如流感病毒,甲型、乙型,我观察到的新冠病毒合并流感病毒感染的比例大约在5%左右,对于老年和儿童新冠肺炎患者,除了流感病毒的合并感染,还有合并支原体感染的情况,所以在经验性治疗中,我们常规经验性给予抗流感药物,奥司他韦、阿比多尔,还有覆盖非典型病原体的药物,阿奇霉素、莫西沙星等。
 
混合病毒感染与病情轻重有相关性吗?
 
目前还没有相关临床资料的总结,我管理一个隔离病区,还没有发现混合病毒感染的患者,病情比非混合感染患者更重,我觉得病情轻重取决于患者的一般情况,特别是基础病,例如高血压、糖尿病、风湿病、移植术后、肿瘤、肝硬化等。
 
其他病毒,如流感,或SARS病毒,有这么难以转阴的情况吗?为什么COVID-19如此难以转阴?可能原因?
 
我并不认为新冠病毒就非常难以转阴,我所诊治过的90%的患者在起病2-3周后,口咽、鼻咽的核酸已经转阴,至于肺部或其它器官的核酸是否转阴,我们还不得而知。
 

二)死亡病例, 为什么武汉的死亡率大大于外地?

对于武汉COVID-19患者是不是武汉相对医疗需要显得为医疗体系如此薄弱(比如医疗防护设备缺乏,医疗资源短缺,交叉科室医护的应用,及病人太多而导致的病死率更高?还是武汉的医疗体系本身就有些薄弱而导致?还是有其它的原因呢?武汉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是比中国其它地方要高吗?

 
个人觉得有以下几个原因:1、大量病例在武汉集中爆发,医疗资源暂时短缺,不能早诊断早治疗,等到有床位可以收治的时候,已经错过治疗时机,我们一线工作发现有这个原因;2、到目前为止,湖北省以外的病例80%都是输入性病例,前面说过,死亡病例大多是年老或者有基础病的人员,这部分人员是不可能大量迁徙到外地的,湖北省以外的病例多位中青年病例,这也证实我之前那个推断,而这部分患者的预后相对较好。
 
新冠病人猝死的原因是什么?心脏方面还是炎症风暴或cytokine storm syndromes (CSS)? 关于CSS的治疗,可能选择封闭哪个cytokines(IL-6, TNF-alpha or IL-1)?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要说明一个问题,新冠肺炎患者的猝死应该是极罕见的情况,至少我和我周边的同事,在最近2个月的一线工作中没有碰到过。心肌损伤是很多见的,我们自己的统计,大概30%多的患者有心肌损害,轻症患者的炎性因子升高水平不明显,重症患者可以观察到炎性因子显著增高,IL-6, TNF-alpha or IL-1均有增高,而且与疾病预后直接相关,但是免疫治疗的靶点,我还没有见到相关报告。
 
死亡前几个小时病人有无特殊表现?大部分病人死亡是猝死?还是呼吸衰竭导致循环哀竭?或者是循环哀竭导致死亡?猝死有无急性肺栓塞或者肾功能衰竭导致电解质失衡的可能性?   
               
我看到的大部分病人的死亡原因是呼吸衰竭,尤其是ARDS,没有见过猝死的情况,死亡前患者的临床表现还是以低氧血症、酸中毒为主,可以观察到D-Dimer的显著增高,但是心电图没有发现显著的肺栓塞的表现,如此的重病人确实是没有办法去做肺动脉血管成像,所以目前对于肺栓塞的诊断没有办法从临床证实,但是我们在临床上碰到D-Dimer增高的情况,会根据患者凝血功能等情况,选用低分子肝素治疗,有部分患者治疗后D-Dimer可以下降。
 
听说李文亮是在转运后突发心跳呼吸仃止, 可能的原因是肺栓塞吗?可否在转运前使用药物预防肺栓塞呢?
 
李文亮老师的情况我不太清楚,没有办法给予答复。
 
武汉地区重症率及死亡率高,有可能和病毒致病量高有关!武汉的病人有做COVID病毒致病量(Viral load)方面的测试及研究吗?
 
在SARS的诊治经验提示,病毒血症与疾病进展相关,但是目前还没有见到新冠病毒病毒血症与疾病的关系研究。
 
外省的病人重症及死亡率比武汉地区低!有人说是病毒变异🧬请问有病毒变异的基因检测研究吗?
 
从目前中国疾控中心和中科院病毒所发出来的报告来看,还没有观察到新冠病毒的变异。
 

三)诊断:

 
出院后复诊有病人仍然大便检测病毒阳性,现在出院标准会因之改变吗?同时需要检测尿液吗?这个对临床家庭的消毒卫生也有指导作用。
 
我们在1月份新冠病毒检测的核酸试剂盒出来后,检测了部分患者的粪便病毒核酸检测,确实有发现阳性的情况,前两天钟南山院士团队报告尿液里也有新冠病毒核酸阳性的结果,我想这个情况需要分为几种情况理解:1、粪便和尿液里的病毒是活病毒,有传染性;2、病毒是减活或死病毒,没有传染性,这需要从病毒学角度去看,但是从预防角度,我们在我们自己的第一版推荐意见里,除了飞沫传播,就提到了粪口传播、接触传播的途径,应该予以重视。
 
   目前执行的出院标准仍然是以口咽和鼻咽的核酸检测为标准,没有纳入粪便和尿液检测。
 
临床和诊断的病人,核酸阳性率多少? 转阴后,临床无诊状后,复发及转阳的病人多吗?出院病人复发,考虑还是新冠吗?还是继发细菌感染?这样的病例多吗?
 
口咽的核酸检测的阳性率大概40%,鼻咽的核酸检测阳性率大概50%。核酸转阴后,也就是临床治愈后的患者,复发及转阳的报告目前只是个案报告,需要长期随访监测才能拿到具体数据。至少目前我们碰到的出院后复发的病人非常稀少。
 
既然肛试的阳性反应时间和几率长过咽试,对于诊断康复出院的病人,为什么不加上肛试,以利于隔离,追踪和继续治疗?另外尿液的阳性率高吗?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同前面,肛拭的临床意义有多大,目前还需要评估,因为毕竟是肺部疾病,首要的是呼吸道核酸检测转阴。尿液的阳性情况才见到个案报告,手头没有尿液阳性率的数据。
 
国家反复修改确诊标准,当前核酸检查结果阳性率太低,容易漏掉真病人,不利于统计,也不严肃,对于疫情控制也不利,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们知道?
 
对于新冠肺炎的确诊的标准一向以核酸检测为标准,确实有为数不少的病人的核酸检测为阴性,但是临床表现和肺部影像学表现符合基本特点,武汉市以外的地区,作为疑似病例,在武汉市是可以做临床诊断病例的,不管是疑似病例,还是临床诊断病例,都是纳入治疗和监测体系之内的,对于疫情控制没有太大影响,唯一影响的只是确诊病例的数字多一个或者少一个。
 
为什么治愈后的病人还要隔离?是不是治愈的标准要修改?诊断标准从紧到松又到紧的原因是什么?
 
    出院病人的隔离的出发点有2个:1、部分病人病情好转了,但是肺部病灶还没有完全吸收,需要观察;2、目前碰到有前面问题所提到的,出院后复查核酸又为阳性,隔离观察2周,是否再次发病,避免成为传染源。治愈的标准目前没有修改,因为绝大多数的患者临床治愈后,没有出现复发。诊断标准的修订,我理解是没有做出根本性的修订,只是在局部地区有区别,特别是临床诊断病例的提出,这是武汉市的现实情况所决定的,确实有一类病人没有办法达到确诊标准,临床诊断病例的提出,有利于落实新冠肺炎的防控措施,广大一线临床医师认为有好处。
 

四)治疗:

 
治疗的关键是让轻症的患者早日康复不要转成重症!有方舱病人治愈和加重的统计数据吗?
 
  非常正确,对于新冠肺炎的治疗第一个策略就是早发现早治疗,早期治疗是可以阻止疾病加重到重症的,我手上没有房舱的数据,但是随着我们自己隔离病房的收治情况来看,重症患者的数量在逐渐减少。
 
常用克立芝?感觉效果如何?参与人民的希望临床试验吗?
 
首先需要说的是,还没有在体内试验中发现有效的新冠病毒药物。蛋白酶抑制剂被认为是对新冠肺炎的潜在药物,我们有一部分病人应用,因为我们接触的患者都是重症患者,我个人没有发现对疾病有明显的缓解,也许对于轻症患者的疗效更明确。目前整个医疗体系是以救治为中心环节,还没有对这部分数据进行总结,在我们病房没有开展克力芝的RCT的临床试验。
 
对于危重病人的病理是否清楚?治疗的主要挑战?
 
目前对于新冠肺炎的病理只有一个来自302医院的个案报告,机体的病变主要还是肺部,ARDS的病理表现,病理检查要多做,对临床治疗的意义很大,例如在这个报告出来之前,临床多数医生反对应用激素,认为激素降低机体免疫力,加重病毒损害,但是从我们的临床经验来看,对于进展期患者,激素的早期应用,可以显著缓解肺部病变,这个也需要病理检查验证。
 
有没有遇到HIV或者乙肝阳性合并感染新冠的患者?或者合并有自身免疫系统疾病患者?
 
我没有碰到HIV合并新冠肺炎的病例,因为HIV患者的收治在武汉市是有定点医院的。碰到比较多的是乙肝合并新冠肺炎的患者,如果没有肝硬化失代偿期,临床表现与普通新冠肺炎患者没有差异,但是肝硬化失代偿期合并新冠肺炎的患者的预后不佳,我们有一例死亡患者是这个情况。合并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患者也不少见,只要器官功能尚可,合并新冠肺炎的预后还不错。
 
用中医药治疗吗?怎么用?什么效果?
 
国家版的诊疗方案从第三版加入了中医药治疗,我们病房没有水煎剂的条件,我们有一部患者应用中成药,例如连花清瘟胶囊、金叶败毒颗粒等,具体的治疗效果,我们没有统计,后续会有数据出来。从其它医院的治疗经验来看,有一定的疗效。
 
医院的呼吸机(无创+有创)够用吗?是个什么使用情况?
 
氧疗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占有中心地位,早期病人暴发性增长的时候,有暂时短缺,但是政府、医院加大采购,社会捐赠了一些,目前已经不短缺了。
 
何时开始氧疗?nasal oxygen/BiPAP/ intubation/ ECMO
 
这个问题比较专业,估计展开讲要花费很长时间。我简要总结就是,不吸氧状况下指脉氧低于93%,就要开始氧疗,低流量为主,如果可以维持在95%以上,可以用鼻导管、面罩维持,如果维持不了氧饱和度、或者呼吸频率大于30次,建议高流量氧疗,如果仍然没有好转,需要上BIPAP,正压通气的参数可以调整,仍然维持不了,有条件即可上ECMO,插管后的有创呼吸机治疗效果不好,到达这个程度的病人,很少能够好转,所以我们觉得ECMO能够早期上,尽量早期上。
 
第六版中加入氯喹有什么依据?而且剂量是1g/天 x 10天疗程,而且氯喹是脂溶性化合物,容易在体内蓄积,大剂量+体内蓄积可造成许多毒副作用,甚至危及生命,因此,其使用适应症和适用人群是如何考虑的?
 
非常抱歉,我们还没有应用过氯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五)预后:

 
新冠病毒长期携带者的预后和影响?预后如何?后遗症?
 
90%以上的患者的预后是良好的,即使是重症患者,我们的救治存活率也达到了85%以上。SARS期间的后遗症主要是,大量激素所带来的,还有肺部病变所带来的肺纤维化。在这次的疫情中,激素使用的量已经避免的大剂量应用,可以预测激素所带来的后遗症会大大减少。至于肺纤维化,这个没有办法避免,我们在治疗中应用了部分预防肺纤维化的治疗方案,例如维生素C、还原型谷胱甘肽等等,希望能够最大程度减少患者后遗症,具体数据需要经过随访才能阐明。
 
长期携带者的概念,这个还没有明确,需要用数据说话。
 

六)经验:

 
地方和中央政府对一线的支持力度,和建议?
 
我感觉政府在本次疫情中的投入和力度还是不错的,从人力、物力的动员组织,体现了中国速度,我身在一线体会深刻。
 
武汉这次疫情爆发的最大教训是什么?
 
目前采用的防控措施已经很不错了,能够提前一点实施,估计效果更好。还有一点,就是疫情信息通报方面应该及时透明。教训是边做边总结的,不深入具体工作是不可能知道经验和教训的,希望整个疫情结束后,能好好总结,就像有了SARS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再次面临禽流感疫情就更加从容。
 
很多外省市醫護援漢,在臨床治療方法上如何交流改進?
 
协和医院重症监护病房。
疑难及死亡病例讨论。
 
在疫情的情况下是否意味着非传染性疾病病人的看病情况如何,是否不能看病和治疗?医疗用品是否限制了对其他患者的医疗及护理?您是否看到过延迟治疗和护理会带来伤害?是否会要求所有医生来照料COVID-19患者,而不论其专业是什么,还是医生仍然能够专注于自己的专长领域?
 
在整个时期,政府主管部门根据疫情,指派部分医疗机构负责相关的慢性病诊治。目前随着疫情的逐渐消退,医疗机构正在准备重新开诊,4月底5月初应该可以回到正常轨道。

美国临床医生为新冠疫情做准备的清单

 
CDC 指南中文翻译
Zhf  译
英文链接 :Healthcare Personnel Preparedness Checklist for COVID-19
 
1. 密切关注有关新冠疾病的最新信息,包括临床症状,体检表现,辅助检查,和诊断标准。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2. 根据CDC新冠疾病感染控制指南 infection control recommendations for COVID-19,制定和修正关于感染预防与控制的规章制度。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评估与分诊具有急性呼吸道症状的病人。
2)病人的分流与安置。
3)实施标准的接触性和飞沫传播的防护,包括眼睛的保护。
4)访客的管理与限制。
5)针对传染源的控制措施,例如给疑似病人提供口罩。
6)对于产生气雾过程的相关要求。
 
3. 警惕并识别符合“疑似新冠病毒感染”标准的病人
persons under investigation (PUI) ,
 
4. 知道如何向当地的卫生防疫部门报告疑似新冠感染病例或可能的接触史。
 
5. 在缺乏防护的情况下,如果不慎接触到确诊或者疑似的新冠病人以后,知道什么时候,向谁以及怎样寻求职业健康方面的评估。
 
6. 如果生病了就留在家里,并且通知职业健康机构。
 
7. 知道如何与本地或本州的公共卫生机构取得联系,并获取信息。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已开通电邮通知系统,建议朋友们注册一下,以关注病毒发展及防御最新信息,注册程序很简单,只需输入你的电子邮箱地址。如愿注册,请打开这个链接,在最下面填入你的电子邮箱地址即可。希望大家平安渡过这个波及多个国家的病毒疫情。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php/preparing-communitie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我从中国来,我需要做个胸片买安心么?”

最近,有不少朋友从中国回到美国,在家里自我隔离了两个周以后问我“医生,我可不可以回去上班了?还是做个胸片再上班更保险啊?”。为此我特地咨询了内科,放射科以及其他不同专业的临床科医生;并结合美国CDC travel guideline 和clinic guideline  做了如下的学习笔记。希望对每个普通人有借鉴。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CDC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对于coronavirus 的 travel guideline 和clinic guideline(见表1, 2)。然后,我们谈一谈 chest X-ray 这种影像学手段的适应证是什么。
表1:
 
根据CDC的travel guideline , 我们可以了解到,从中国湖北回来的人需要特殊的隔离。从中国其他城市回来的人,如果没有症状需要自我隔离14天。这里当然没有提到隔离完了要做X-ray 。 
 
表2:
而CDC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 clinic guideline 可以这样理解:
1. 病人的识别(identify) : 病人必须符合以下两条。
A. 出现症状14天内去过中国或者有密切的coronavirus 病人接触史。
B. 合并发热和下呼吸道感染(比如咳嗽或呼吸困难)。
2. 对以上两条都符合的病人要做三件事。
第1, 隔离 isolate,
第2,临床评估assess clinic status ,
第3, 通知和上报inform 。  
 
隔离: 包括让病人戴口罩,把病人放在隔离间或者隔离区域,以及医务人员要穿防护设备等。临床评估包括评估发热,咳嗽和呼吸困难等症状。最后是通知和上报;也就是说临床医生要首先把病例上报health department , 其次决定是否采样做2019-nCoV test ,最后决定病人的收治去向。
 
3. 对于出院回家的病人,根据疾病的严重程度,有home care guidance 和 home isolate guidance 。如果病人的在家里出现新的症状或发热和呼吸道症状加重的话,要跟临床医生联系是否需要进一步的评估。如果需要进一步评估的话,那么要提前给诊所或医院打电话并带上口罩再去诊所或医院。 
 
为什么CDC travel guideline 和clinic guideline 没有chest X-ray 呢? 我们先要看看美国的放射影像协会给的chest X-ray 的适应证是什么? 
表3:
从以上胸片的适应症上,我们可以看到根据X-ray 的敏感性和特异性。X-ray在呼吸道感染中的诊断作用主要还是为了排除肺炎pneumonia ,所以没有任何症状的人,CDC不建议做 chest X-ray 。 因为这个时候99% 的人X-ray 的表现可能是阴性,当然我们也从来不排除xray 会有incident 发现。但从流行病学上讲 cost 大于benefit。 所以,“做个胸拍买安心”这种说法目前还缺乏依据。 另外,没有任何症状的人拍胸片做为screen test 也会造成不必要的医疗资源的浪费和过度医疗。

家庭护理新冠病人(COVID-19)及相关事项

 
CDC昨天2/21/2020发出COVID-19全国流行可能的警告,并着手防备工作。

这里讨论新冠或疑似新冠病人的家庭护理问题。
对于不需要住院的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人,医务工作者应该与当地的卫生部门联系,决定病人是不是应该在家隔离。 

1.首先决定病人的情况是不是稳定。
2.家里有没有人照顾。
3.有没有独立的房间可以与其他人隔离。
4.食物与其他的生活用品是否容易获得。
5.病人与照顾者有没有个人防护用品,至少有没有手套和口罩,并能够遵循隔离的原 则。
6.家里有没有高危人群,如果65岁以上老人,小孩,孕妇,免疫低下者,或者有慢性心 肺肾脏的疾病者。

对于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或疑似已受感染者,请遵循以下步骤,以防止将新冠病毒传播给其他人。
请隔离在家,呆在自己的房间,与家里其他人及宠物隔离。

若要去医院就诊,请不要用公共交通或者叫出租车,请提前告诉诊所或医院你已经患了或者怀疑患了新冠病毒感染。

出门的时候,或者与任何人接触的时候请带口罩。
咳嗽或者打喷嚏的时候,请用纸巾遮盖嘴和鼻子,然后丢掉纸巾,马上用肥皂和水清洗双手至少20秒钟,或者用酒精类的清洁液清洁整个手部。
平时经常洗手,家里人不要合用任何东西。
每天清洁常常接触的表面,如桌面,手把,键盘,厕所,手机等等。

如果您的症状加重,请尽快与您的医生联系,就诊前请务必打电话说明情况。

如果有紧急情况,请打911,并且在电话上告知你的情况。

请遵循医生与医务部门的指导,以决定什么时候可以解除隔离。

解除隔离和出院后注意事项
解除隔离标准需满足以下4个条件:
  1.体温恢复正常3天以上;
  2.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
  3.肺部影像学显示急性渗出性病变明显吸收好转;
  4.连续两次呼吸道标本核酸检测阴性(采样时间至少间隔1天)。

出院后注意事项
  1.定点医院要做好与患者居住地基层医疗机构间的联系,共享病历资料,及时将出院患者信息推送至患者辖区或居住地居委会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
  2.患者出院后,因恢复期机体免疫功能低下,有感染其它病原体风险,建议应继续 进行14天自我健康状况监测,佩戴口罩,有条件的居住在通风良好的单人房间,减少与家人的近距离密切接触,分餐饮食,做好手卫生,避免外出活动。
  3.建议在出院后第2周、第4周到医院随访、复诊。

有问题可查询 www.cdc/COVID19

新冠疾病(COVID-19)的风险评估

by 静心无尘

高危人群

1.从中国湖北省回来

2.有与新冠病人接触史,如一起生活或者直接在家照顾新冠病人,自己没有严格遵循保护措施。

无症状者,在家隔离有症状者,就医隔离。

中危人群

1.有与新冠病人接触史,如一起生活或者直接在家照顾新冠病人,自己严格遵循保护措施。

2.与病人在6尺(feet)内长时间的接触史;或者接触了新冠病人的呼吸道分泌物。

3.从中国回来者.

无症状者,在家隔离有症状者,就医隔离。

低危人群

与新冠病人在同一个室内空间,如同一个教室或者同一个医院候诊室等。

无症状者,自我隔离14天后可以恢复正常生活。没有建议胸部X光检查。

以下为CDC的评估流程指南 2/14/2020.

冠状病毒阅读:生物学、致病性和疫苗研发

 
什么是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Coronavirus)是一种有包膜(或囊膜)的正链线性RNA病毒,也是一种最大的RNA病毒。冠状病毒属于网巢病毒目。我们通常说的冠状病毒是冠状病毒科的两个亚科之一。该亚科包括甲、乙、丙、丁(α,β,γ和δ )四个属。
冠状病毒的包膜是由双层脂质和跨膜蛋白组成。病毒的核衣壳由正链RNA和一种衣壳蛋白组成,其结构为螺旋对称结构。冠状病毒基因组大小为26-32KB,结构高度保守,其基本构成为:5’前导序列一复制酶一S蛋白一E蛋白一M蛋白一N蛋白一3’poly(A)。3‘端有一个帽,5’端是poly(A)尾巴,长相与真核生物的mRNA相似,可以借助被感染细胞内的蛋白质合成系统合成病毒蛋白。它的基因组大约有67%用于编码复制酶,剩下的用于编码结构蛋白和辅助蛋白。
能感染人的冠状病毒的有哪些?
 
冠状病毒可以感染鸟类(γ和δ 属)和哺乳动物(α和β属),引起呼吸道和消化道疾病。目前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有七种:
 
1. HCoV-229E
2. HCoV-IC43
3. HCoV-NL63
4. HCoV-HKU1
5. SARS-CoV
6. MERS-CoV
7. SARS-CoV-2
HCoV-229E, HCoV-IC43,  HCoV-NL63和HCoV-HKU1可以上呼吸道感染,是轻型自限性普通感冒的病原之一,占5-35%。但在新生儿、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身上也可以发展成肺炎。后三种是近二十年来引起多次暴发流行新型病毒,在血清学和RNA顺序上和以前的病毒有较大区别。
近年来暴发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疾病有哪些?
 
到目前为止有三种:SARS, MERS和COVID-19。
流行于2001-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 是由冠状病毒SARS-CoV引起,造成8098人感染,774人死亡, 病死率为9%左右。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流行于2012-2014年,由MERS-CoV 引起,造成855人感染,333人死亡,病死率30-40%。
冠状病毒疾病 -19(COVID-19)是指从2019年12月从武汉开始的冠状病毒流行。截止到2020年2月19日, 已经造成超过七万人感染,累计死亡人数已超过两千。COVID-19和SARS有许多相似之处,都会引起急性呼吸综合征但也有明显不同之处。
新型冠状病毒从哪里来?
 
一般认为,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 MERS-CoV 和 SARS-CoV-2的流行是由于病毒变异导致动物病毒获得感染人的能力,从而从动物跳越到人身上。这种跳越也发生在其它类型的病毒,如艾滋病病毒和埃博拉病毒。对病毒基因序列同源性的研究是追朔病毒进化过程的有效手段。武汉新冠病毒SARS-CoV-2和SARS-CoV有很高的同源性,但它们属于不同的进化枝,两者分别和蝙蝠SARS样病毒基因有更高的同源性。SARS-CoV-2 和 MERS-CoV之间的同源性约为50%,和 SARS-CoV之间的同源性79%,和蝙蝠SARS样病毒之间的同源性88%。
冠状病毒是怎样感染细胞的?
 
冠状病毒在其双层脂质包膜外面有许多球杆状棘突,在电镜下呈皇冠状,并因此而得名。棘突和冠状病毒的感染性密切相关。棘突的顶端和细胞表面的受体结合,然后通过胞融现象将病毒的核衣壳送入细胞。棘突与细胞表面受体结合的特异性和亲和力决定了该病毒感染什动物种类和细胞类型。
冠状病毒的宿主细胞受体是什么?
 
 大量的研究表明,冠状病毒大都利用细胞表面的蛋白酶作为其感染细胞的受体。
组成棘突的蛋白是什么?
病毒表面的棘突是由S膜糖蛋白以三聚体的形式组成。S蛋白有两个区域:S1和S2。S1形成棘突的头部;S2组成棘突的柄部。受体结合区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 RBD)是位于S1上面的段较短的氨基酸序列,约从第455到第504个氨基酸。
SARS-Cov-2的受体找到了吗?
 
已经证实,SARS-CoV 和SARS-CoV-2 都是利用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I转化酶2(ACE 2)作为它们的受体。ACE2集中分部在上呼吸道、肺II型上皮细胞以及肠道上皮细胞顶端的细胞膜上,这和冠状病毒感染部位十分吻合。从SARS RBD-ACE2复合物的晶体结构可以看出,受体结合区RBD有多个基团和ACE2紧密结合。而且抗RBD特异性抗体可以有效地阻断SARS病毒的感染。最近,SARS-CoV-2 S蛋白3D结构也被UT Austin 的研究者破解,从致病机理的研究和疫苗的开发都有重要意义。
ACE2的生理功能是什么?
 
一般认为ACE2参与血压平衡调节,其功能和ACE1的升压功能相反。ACE2在呼吸系统的功能并不十分清楚。用内毒素诱导的小鼠实验模型证明,缓激肽的活性降解产物DABK是ACE2的底物。抑制ACE2的活性通过产生细胞因子5(CXCL-5)导致急性炎性反应。也有研究表明,ACE2可以通过调节IL-17产生降低细菌感染引起的炎症反应。因此ACE2的一个重要功能可能就是调控肺部的炎性反应。也有一些间接的证据表明,降低ACE2活性和肺纤维化有关。这些发现可以冠状病毒肺炎的病理机制和治疗提供思路。
冠状病毒和受体结合后是怎样进入细胞的?
 
和受体结合后,S蛋白被细胞蛋白酶TMPRSSs切割去除S1区,暴露出位于S2区的融合区,从而促使病毒包膜和细胞膜系融合,使得病毒核衣壳进入细胞浆。从核苷酸顺序上来看,新型冠状病毒在S1和S2之间的蛋白酶切割位点插入了PRRA四个氨基酸,这可能使得切割更为有效。进入细胞后,病毒利用细胞本身的蛋白质合成系统合成复制酶及其他结构蛋白和辅助蛋白。
冠状病毒是如何复制的?
 
病毒基因组的复制是由病毒自身编码的复制酶来完成。冠状病毒的复制酶是一个RNA依赖的RNA合成酶,而不是一个反转录酶。因此冠状病毒的复制不需要以DNA作为中间模板。
复制酶是一个庞大的多蛋白复合物,其形成涉及到转录、翻译和蛋白水平的多层面调控和加工,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这涉及到16个非结构蛋白质(non-structural proteins or naps)。这些蛋白质的功能各种各样,其中包括阻断被感染细胞自身的蛋白质合成,促进细胞因子的产生,病毒蛋白的加工,RNA结合与加工、RNA解旋和复制等等。
复制酶复合物的复杂性和多活性特征给抗毒药物的设计提供了潜在的靶点,所以挑战与机遇并存。
复制酶的一个特点是RNA链的切换,导致RNA重组,从而增加病毒基因组的多样性。这是病毒进化的一个重要机制,可以导致本来不能感染人的病毒获得感染人的能力。
冠状病毒的结构蛋白有哪些?
 
冠状病毒的结构蛋白有四种,包括棘突蛋白S、包膜蛋白E、膜蛋白M和核衣壳蛋白N。有些β属病毒还编码第五种蛋白(血凝素酯酶HE)。这些蛋白都是通过内质网系统合成的。N蛋白和病毒RNA结合形成核衣壳。M蛋白是病毒的结构膜蛋白,以二聚体的形式存在,通过和核衣壳结合促进病毒粒子的组装。E蛋白具有离子通道活性,参与病毒的组装和释放。E蛋白缺失可导致病毒致病性下降。
除此之外,冠状病毒还有8种辅助蛋白。辅助蛋白在不同进化枝之间差别较大。这些蛋白的功能还有待于进一步确定。
冠状病毒颗粒是在哪里组装的?
 
病毒颗粒的组装和释放是借助于细胞的高尔基复合物系统来完成的。
抗冠状病毒的免疫机制是什么?
 
和其他病毒一样,针对冠状病毒的免疫机制分为三大类:
1. 非特异性免疫:主要包括干扰素系统,NK细胞和巨噬细胞。
2. 特异性体液免疫:既由B细胞和浆细胞产生中和病毒的特异性抗体
3. 细胞免疫:由杀伤性T细胞、调节T细胞、记忆T细胞及其产生的白介素和细胞因子组成。
这三种免疫机制相互作用,产生有效的抑制和清除病毒感染的作用,并产生免疫记忆。由于抗病毒免疫反应需要通过攻击受感染细胞限止病毒扩散,所以也会伴随有不同程度的组织损伤。在身体遭遇毒力高的病毒感染时,免疫系统也可能发生失控,产生过激的免疫反应,造成严重的组织损伤。
冠状病毒疫苗有多重要?
 
疫苗是控制恶性传染病的一个重要手段。很多传染病如狂犬病、风疹、流行性腮腺炎、天花、麻疹、脊髓灰质炎、乙肝、流感等都可以通过疫苗接种得到有效控制。近年来,冠状病毒通过基因变异实现了从动物到人的跳跃,多次导致爆发流行,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我们已经对冠状病毒变异和致病机制研有了深刻的认识。可以预见,类似的爆发流行在未来不可避免。因此对冠状病毒疫苗和治疗药物研发的大规模投入迫在眉睫。
自从SARS暴发流行后,冠状病毒疫苗的研究引起了人们的高度重视。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和SARS-CoV有诸多相似之处,僻如两者的氨基酸顺序高度同源。从细胞受体、感染部位和病理机制上都有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因此SARS 疫苗的研发经验对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制有重要的指导借鉴作用。
SARS病毒疫苗的尝试有哪些类型?效果如何?
 
SARS病毒疫苗的形式包括重组减毒疫苗、活病毒疫苗载体、单个病毒蛋白、合成长肽和DNA疫苗等等。其中以全长S蛋白为基础的SARS疫苗最为注目,成功地诱导出中和病毒的抗体。基于S蛋白的DNA疫苗也在动物实验和初步临床经验中表现不错。这或许也是SARS-CoV-2疫苗研发应该采取一个重要途径。这种基于单个S蛋白质的疫苗的优势在于,一旦建立疫苗生产平台,就可以通过切换S蛋白的RBD区域研发未来可能出现的新的冠状病毒疫苗。
其它的策略包括设计能够被抗原呈递细胞有效加工的多肽,从而有效地诱导细胞免疫。其它的思路包括使用病毒中和抗体的被动免疫,以及利用ACE2蛋白棘突结合区为中和蛋白的人造抗体设计等。
新冠病毒SARS-CoV-2疫苖研发有哪些?
 
网络上流传较多的是強生公司、Inovio生物公司、Moderna 生物公司和一个澳大利亚的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的研究团队。Inovio从非盈利组织Coaltion for Epider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获得了9百万美元的资助,将釆用DNA疫苗的形式,据称将很快进入临床试验。Moderna是釆用mRNA形式,也称将很快进入一期临床。強生已经成功研制了埃博拉和Zika疫苗,准备用同样的平台开发新冠疫苗。
中国的多家实验室也在同步研发新冠疫苗。如中疾控实验室和杭州李兰娟团队等正在积极分离筛选毒株;香港袁国勇团队准备研制鼻喷式疫苗;同济大学附属医院和上海斯微生物公司合作研发mRNA疫苗等等。
冠状病毒疫苗硏发有哪些问题?
 
评价一个病毒的致病能力,除传染性高低、病毒的复制繁殖能力、对宿主细胞的破坏能力和体内扩散能力以外,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机体能不能产生有效的免疫力。
冠状病毒疫苗的研究面临着许多挑战。首先,疫苗的研制到应用非常耗时。在正常情况下,疫苗的研制需要10-15年的时间。由于基因工程技术的长足发展,疫苗的设计和生产环节大大缩短。但接下来的动物实验和三级临床经验则是一个非常耗时的过程。从目前网络来源的消息来看,最快的研发计划也需几个月,长则需要数年。这显然不能解燃眉之急。
其次,冠状病毒呼吸道疾病是通过感染粘膜上皮细胞和肺泡上皮细胞所致。产生的免疫力一般不是很持久。这就需要反复多次的接种。既便如此也可能不足以完全阻止病毒感染,而只是让感染变轻一些,这可能会导致病毒持续地扩散到没有接种的易感人群中给控制流行造成巨大困难。
再者,疫苗RNA和病毒RNA之间可能会通过重组产生新的病毒,人为的造成病毒进化和感染力增加。
还有,一些研究提示,抗病毒抗体可以通过Fc受体介导进入B细胞和巨噬细胞等免疫细胞,造成免疫系统的感染。所幸的是,冠状病毒不能在B细胞和巨噬细胞中有效地复制,因此也被称为"顿挫感染"。但是,这种形式的感染有可能导致细胞因子的大量产生,诱导或加剧"炎性细胞因子风暴"的发生。
三期临床经验的最佳时机应该是在病毒流行时期。在非流时段,一般只能通检测抗病毒抗体和细胞免疫指标来间接评估疫苗的有效性。
研发冠状病毒疫苗的另外一个障碍是大的制药公司不愿意进行大量投入;由于疫苗研发周期长,即使研发成功,疫情也早已过去。从政府的资助情况来看,疫情发生时期都会给予大力支持,而疫情过后则停止资助,使得参与的科研人员没有安全感。除此之外,冠状病毒疫苗研发也存在着许多技术障碍。
显然,有效地控制和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流行需要临床医生、医护人员、科研人员和流行病学者以及疾病控制人员日以继夜地艰苦卓绝的不懈努力。在此表示深深敬意。
后记:从武汉新冠暴发以来,和冠状病毒有关的文献可谓是铺天盖地,其中也包括很多高质量的未发或待发论文稿。许多付费杂志也纷纷免费开放相关文章。其内容包括病毒学、基因组学、疫苗研发以及流行病学统计学研究和建模等等。作者带着自己的诸多问题对相关文献进行了极为有限的选择性阅读,将阅读笔记和大家分享。如有遗漏或错误之处,请在留言中指正。同时,本人也深深意识到本文内容和表达方式的晦涩,再次感谢您花时间阅读!
作者简介: 作者毕业于华科大同济医学院八零级卫生系,后受教于同济医学院陈兆聪教授和复旦大学李育阳教授学习分子免疫和DNA重组。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获生化博士学位,多年从事基因调控和细胞信号传导研究。后来在天普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MD安德森癌症中心学习病理。现任新泽西Marlton医院化验室主任和Salem Medical Center病理科主任。
主要参考文献:
1. Anthony R. Feher and Stanley Perlman 2015 Methods Mol Biol. 1282:1-23
2. Amy Dighe, et al 2019 J Epidemic. 29: 100350
3. DeDiego ML, et al 2007 J Virology 81(4) 1701-1713
4. Cheju ER P Sodhi, et al 2018 Attenuation of pulmonary ACE2 activity impairs inactivation of des-Arg9 bradykinin/BKB1R axis and facilitates LPS-induced neutrophil infiltration Am J physiol  Jan. 
5. Tong Meng, et al 2020 The insert of sequence in SARS-CoV-2 enhances spike protein cleavage by TMPRSS preprint bioRxiv
6. Syed Farzan Ahmed, et al 2020 Preliminary identification of potential vaccine targets for the COVID-19 coronavirus based on SARS-CoV. Immunologic studies.  
7. Kristian Anderson, et al 2020 ARTIC network 
8. Michael Letko and Vincent Munster 2020 Functional assessment of cell entry and receptor usage for lineage B β-coronaviruses, including 2019-nCoV preprint bioRxiv
9. Qin LI, et al 2020 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NEJM oa 2001316
10. W Tan, et al 2020  A novel coronavirus genome identified in a cluster of pneumonia cases-Wuhan, China 2019-2020 China CDC Weekly  2020;2:61-62
11. Peng Zhou et al 2020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y origin nature 2020 open access
12. UPToDate. 

说说口罩

 
在美国做麻醉科医生多年,没想到最近一夜之间变成了医用口罩“专家”。收到了几个咨询电话之后,我立刻拿出了现学现卖的本事。对我在手术室和ICU用过的口罩做了一下分析研究。虽然现在总结有点马后炮的味道,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分享一下我的口罩心得。

 

医用口罩有很多种,最近在国内风靡的N95其实医院里不是很常用。鉴于现在疫情的原因,我把N95列在我分类的第一位。医用口罩一般分三类:

 
1,N95 respiratory and surgical mask 
2,surgical mask 
3,procedure mask 
 
1. N95 respiratory and surgical mask:  这种口罩主要用于减低,但并不能完全消除医务人员暴露在空气传播性疾病的危险。比如接触结核或者coronavirus 病人的医务人员一般要用N95。医用N95的特点是密封性能好,对于0.3 micro 颗粒有95%的滤过效果。同时又有防水层。这种口罩除了对一些微生物有防护作用以外,对血液,体液,飞沫也有一定的阻挡作用。常用的医用N95有这几种不同的品牌。比如3M 1860 ,1860s, 1870 等,见图1:
图2 :
1860 和1870 的不同,主要是口罩的形状shape , 1860是cone shape ;1870 是 duckbill shape 。另一个品牌Kimberly Clark N95 respiratory and surgical mask 具有跟3M同样的功能,但形状是duckbill 鸭嘴型,见图3:
另外,Kimberly Clark N95 , 根据口罩大小的不同和柔软度又分成不同的型号。比如,62126是regular size 白色的。这种N95口罩有soft line, 比较柔软舒适; 46827 是黄色的小号small size , 46727 则是黄色的普通型号regular size 。当然还有其他品牌的N95口罩,我就不一一介绍了。N95 口罩佩戴的时候最关键的是要保证密封,如果选择的口罩不适合自己的脸型或者过大过小都会漏气。这样也就失去了N95的保护隔离作用。
 
2. 外科口罩(surgical mask):  是在手术室里最常用。这种口罩设计的最初理念是为了保护病人的。这种口罩可以保持手术野和手术室的清洁,避免术者和其他手术室人员因为咳嗽谈话以及呼吸等污染手术野或无菌的环境。当然也有一定保护术者和手术室工作人员免受病人血液和体液污染的作用。这种口罩一般有特殊的过滤层filter, 并且有防水层fluid resistance。我们手术室常用的品牌有3M 1818 surgical mask , 图4 :
Halyard surgical mask with shields 图5,等等。

佩戴外科口罩的时候一定白色的面朝里面,因为白色是过滤层;有颜色的蓝色或者绿色等等朝外面,外面是防水层。金属丝朝上面鼻侧。外科口罩一般都是tie on 系带的,要求戴在手术帽的外面。
 
3. procedure mask:  跟外科口罩很大的不同,是procedure mask 一般是套在耳朵上的,不需要戴在手术帽外面。这种口罩一般用在不需要严格无菌的环境,比如dental office,GI office 等等。主要是预防医务工作者,病人,和来访者之间呼吸道疾病的相互传播。见图6:
目前大家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是,N95 surgical mask , N95 respiratory mask , 和surgical mask 之间的区别。N95 surgical mask 和普通N95 口罩的主要区别在于防水性能。虽然这两种mask 都要通过NIOSH 的检测, 但是N95 surgical mask 还要FDA clearance 。 surgical mask 一般也是FDA clearance 的, 但不需要NiOSH 的检测。 当然surgical mask 的密封性能也要差一些。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谈一下level 1,2, 和level 3 的问题。医用口罩的这三个level 是根据五个参数来确定的。(见表1)这五个参数分别是1. BFE(bacteria filtration efficiency)细菌滤过的有效性,2. PFE( particular filtration efficiency) 颗粒滤过的有效性, 3. delta P ( delta differential pressure ) breathability 口罩的可呼吸性,4. fluid resistance pressure 防水性, 5. flame spread 对于燃烧的扩散程度等。 换句话说口罩对于细菌颗粒的过滤性越好,防水性越高,那么它的级别也就越高。 表1:
通过上面笔记,希望大家和我一样进一步了解不同医用口罩的作用和使用。
(本文图片表格来自网络)

从CDC的抗新冠反应看美国的防疫系统

 
2020年1月份起,由新型冠状病毒所引起的肺炎疫情频频告急,截止行文之日已经影响到中国29个省,感染人数高达66576,死亡人数1524。在美国也有15例确诊。大家的关注点主要在医院和医生们怎样诊治更多的病人,怎样找到更有效的方式控制病情,挽救重症垂危的病人。其实在这样一场大型流行性传染病面前,还有一个部门的职能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疾病防治和控制中心,在美国简称CDC。
CDC在平时存在感不强,只是偶尔在新闻上看到他们发发警告,通知美国公民去哪些国家旅游需要注意。而这一次,在指导美国临床医生和普通群众防御新冠病毒方面,他们的行动可以说及时有效。
 
首先,在1月21号,他们就启动了应急系统以支持抗新冠行动。同时分别发布了针对临床医生和从武汉归来的旅行者的信息,并且周到地配上了中文版。
 
然后,在1月30号和2月2号,正式公布了为临床医生和各州县卫生部门提供的新冠指南。并且在他们的网站定期更新疫情相关信息,让民众了解现有情况。
 
二月初,CDC和卫生部门通过与美国国防部的合作,在全美11个主要机场附近的军事基地建立隔离营,用来隔离从海外来美的上千名旅客。这些措施有什么效果呢?
 
以我所在的小县城为例,我们隔壁中学有一位家长一月中旬从武汉回来。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家长群里都炸开了锅。学校了解情况以后,上报了县卫生局。他们派人来调查各种细节,根据制定好的规章,请那位没有症状家长在家里自我隔离,而孩子还可以正常上学。因为他们的措施有理有据,家长的情绪得到了很大的安抚,学校的秩序也恢复正常。如今过去了三周,没有发现一例疑似病例。
 
以我们医院系统和诊所为例,传染病专家在CDC指南基础上制定了更详细的,有关新冠肺炎的诊疗规范。无论是病人打电话,还是直接来到诊所,前台接待员与分诊台护士都有章可循。从一月底到现在,我们诊所接待了10余名有中国旅行史的病人。凡是没有症状,处在14天隔离期的,都按照规定在家隔离。每天有护士给他们打电话,询问各种变化,以及有没有症状出现。而有普通感冒和胃肠炎症状的,又是在14天以外的病人,则来到我们诊所。按照正常诊疗程序,医生护士做好防护工作以后对他们进行检查,根据检查结果做出判断。并通过医院的新冠热线与传染科专家沟通,确认他们的病情跟新冠没有联系,按照其他的病情做出及时的诊治。而我们医院系统有一例疑似的病人,也及时的送到了医院隔离病房。
 
无论是作为普通民众,还是临床医生,我都切身地感受到美国CDC和各州县的卫生防疫部门,传染病专家们及时有效的行动。他们信息公开透明,指南准确实用。利用强制隔离,居家隔离,诊所分诊,医院待查几个不同层次的措施,让病人得到了有效的诊治,有接触史的人得到了隔离与追踪,普通群众得到了安心。不仅减少了医院内的交叉感染,保障医护人员安全,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老百姓正常的工作,学习,生活作息和正常看病的渠道。虽然由于核酸检测的假阴性,在隔离营的病人出现了误诊的情况,CDC这一次防御新冠疫情总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此刻我们北美华人医师联盟比您更激动

  ANACP抗新冠病毒募捐活动更新 

(第一批经过绿色通道物资:1.7万个N95口罩送达武汉及周边医院!)

 

原创: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新冠肺炎捐助工作组
执笔:严静茵

编辑:风城黑鹰

 

 

从2020 年1月24日除夕开始, 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就成立了捐助工作组,开辟了网上捐款通道发起捐款捐物活动,旨在帮助国内同胞们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目前已经收到了接近9万美元的善款。我们的目标始终是专款专用,将所有捐款都用于购买国内医院急需的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衣等物资,然后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运往国内,并且点对点的送到一线人员手中。 
 
为了这个目标的完成,许多联盟会员和非联盟热心人开始了昼夜不停的辛勤劳动,终于在1月26日购买到了第一批大量物资:N95医用口罩1.7万个。这里我们要特别感谢北美华人医师联盟会员曹青医师和她的武大校友段蕾/吉力吉利夫妇,她们在第一时间为联盟联系了货源:位于缅因州的非盈利组织Partners for World Health。唯一的困难就是需要我们自己联系运输。于是就有了纽约徐明旭医师和他的儿子开车往返12个小时,亲赴缅因提货的动人故事(详情请见ANACP网站之明旭传, 或点击明旭记 及 远水与近火— 北美华人医师联盟援助武汉疫情纪实)。
 
货物有了,那运输渠道怎么办?刚开始时,我们通过邮寄,一些物资成功地到达了目的地,如:
武汉同济医院:
上海交大医学院第九人民医院:
上海市新华医院:
中南大学湘雅第二医院:
随着货物增多,邮寄就变得昂贵了。又是曹青医师为联盟联系了武大纽约校友会的绿色通道,可以作为我们的承运人,免费运送货物去武汉。 
 
1月27日我们的第一批经过绿色通道的货物运进了绿色通道纽约仓库,1月31日从纽约飞往上海,再由上海通过武汉人福医药集团的物流运输至武汉及周边共10家医院。
 
2月6开始我们陆续收到了来自各个医院的签收单和回执,终于圆满的完成了第一批经过绿色通道的物资的捐献!
 
在这几周的工作中,我们的每天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样,时刻纠结着灾区的动态,购货的艰难,运输渠道的瞬息万变,硬生生把一个个象牙塔里的医生们变成了眼观六路的网络买手,运筹帷幄的物流公司经理,铁公鸡似的财务总监,或者风餐露宿的长途运输司机。感人的故事每刻都在发生,感恩的泪水不停流淌。而最激动幸福的时刻就是看到一线工作人员终于收到了我们的货物,那一刻任何的辛苦疲惫都是值得的,此刻我们北美华人医师联盟比您更激动。
 
虽然联盟的捐款通道已经关闭了,但捐献工作远未结束,随后有更多的货物还在到来中,我们将运往更多的医院。援引联盟杨卫斌医生的话:哪怕只能挽救一条生命,我们的活动都是有意义的。
 
我们贴出的图片及受赠函目的是让每一位热心捐赠人放心,你们的捐赠用到了你们想要用的地方。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第一批经过绿色通道的受赠医院名单: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武汉市第五医院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湖北省黄梅县人民医院
武汉大学校医院
湖北省恩施市中心医院
武汉中心医院
湖北省鄂州中心医院
武汉市第三医院
湖北省大梧人民医院
这是整装待发的货物,每箱都是医生及同事们严格按照过关要求贴上了中英文标签:
纽约徐明旭医生诊所员工帮助清点货物,打印并粘贴标签:
武汉人福医药深夜将联盟捐赠的物资运到湖北大悟医院:
湖北恩施市中心医院的感谢信:
恩施市副市长(图中)对联盟捐赠表示感谢,恩施市共收到60万社会捐献的口罩,其中只有1010个n95口罩,全部来源于联盟的捐赠: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感谢信: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武汉大学医院感谢信:
武汉第五人民医院感谢信:

武汉第三人民医院感谢信:

湖北省鄂州中心医院的货物:

 湖北省黄梅县人民医院货物收到及感谢信:

武汉市中心医院:

还有几家受赠函在等候中, 不急, 也许他们正在一线忙着呢。
 
武汉大学校友郑医生对联盟的感谢:

 

谁动了我的口罩

Zhf

最近忙着北美华医联盟的捐赠工作,很少查私信信箱。今天稍微有空一查,收到一位朋友留言抱怨:你们这些团体个人把美国口罩都买光了,美国的医护人员和老百姓怎么办?估计跟她同样想法的人不少,我把给她的回答分享一下:
 
首先,北美华医联盟捐助新冠病毒疫情的首选物资是医用N95口罩,这种口罩主要用在医院呼吸传染科和重症监护病房。不要说普通老百姓,就连普通病房,小诊所都不大用得上,因为没有配套设备。这种口罩也不是拿来就能用上的。你得根据脸型,选择不同规格和大小的口罩。然后通过仪器测试,确保在摇头,弯腰,说话时都密封,才真正物尽其用了。不然就像借了隔壁老王的高级定制,虽然披挂上阵了,不合身的话,有走光漏气危险。还不如穿自己在商场买的大路货,起码合身,捂得严实。
 
其次,美国有跟N95配套设施的医院,都有自己的供货渠道,并且通过调控,优先供应他们。这也是目前网上和市场上N95缺货的原因之一:供应商为了保障医院供给,不再接受大批量非医院的订单,或者直接告知”back order “。而北美华医联盟的货源来自段蕾女士和她先生吉力吉利介绍的非盈利组织:Partners for World Health. 该组织的使命,就是收集医疗设备,运送到世界各地有需要的地方去。与华医联盟这次的行动简直不谋而合。而且他们动用仓库存货,并不影响市场流量。上周在医院测试N95结束,护士长把我试用过几分钟的4 个口罩扔进垃圾箱。看我心疼得快抽筋的模样,她笑着一再保证,我们货源充足,不用担心。
 
那么美国的老百姓呢?现在药店里普通口罩都缺货,老百姓怎么办?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 D C的官方文件,不建议没有症状的普通健康人群佩戴口罩。护理口罩是给有呼吸道感染症状的病人以及与他们有密切接触的医护人员准备的。科普一下传染病防治基本要点:1。隔绝传染源。2.阻断传播途径。注意第一点是隔绝传染源--与有症状的患者保持距离,让他们戴上口罩,而不是健康人自我隔绝(这跟防雾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式)想想看,在一个房间里有一个人打喷嚏咳嗽,是让他一个人戴上口罩合适呢,还是让其他九十九个健康人戴口罩合适呢?第二点,阻断传播途径。新冠病毒除了飞沫传播,还有接触和粪口传播。所以,除了病人戴口罩减少飞沫传播,有接触史的人正确洗手也是阻断传播途径的重要一环。不要以为健康人戴上口罩就安全了。正确的做法是:远离有症状患者,让病人戴口罩,健康人注意洗手。
 
根据CDC的信息和预测,新冠病毒在北美并没有形成流行趋势。健康人在北美地区戴口罩,不仅仅浪费给病人和医护人员的资源,还容易带来文化上的隔绝与歧视。建议大家相信医学证据,遵循科学规律,正确使用口罩,把资源留给最需要的人。
 

 

北美华医联盟捐赠工作小结(2/7/2020)

 

1. 联盟目前为止已经收到捐款总额89940.01美元,捐款人次 579。

2. 已经购买物资:N95 医用口罩 24000个,外科和护理口罩 合计60000余个,护目镜4000个。

3.第一批大量物资:N95医用口罩17000个,已经到达武汉,陆续配送到武汉及周边10家医院。

4. 第二批大量物资:近7000 个N95医用口罩,近60000个外科和护理口罩,2000个护目镜已经准备就绪,将于下周一通过不同渠道运往武汉,温州,上海,湖南,广东等35家医院。

5. 联盟已经关闭为新冠病毒捐款通道,并继续将所余款项用于购买物资和运输以支援一线医护人员。所有工作完成以后,会向大家汇报捐款总额,物资总额,以及物资定点医院。

6. 我们已经逐渐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北美冠状病毒的传播情况,医学科普,学术交流探讨等方面。

7. 非常感谢所有会员,非会员捐款人的大力支持。

8. 联盟对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表示深切悲痛,向他的家人朋友表示诚挚的慰问和关切。我们会密切关注相关可靠信息,讨论合理有效的方法以尽我们的微薄之力帮助他的家人。

ANACP

恩施市主管防疫物资的副市长(左三)向华医联盟的捐献表示感谢。恩施市共收到口罩60万余,但N95口罩只有1010只,全部来源于华医联盟捐献。

北美华人医师联盟沉痛悼念李文亮医生

 
李文亮,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人,34岁, 2011年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毕业。2014年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2020年1月,因公布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被训诫。2020年1月8日,在接诊时遇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并受到感染。2020年2月6日(北京时间7日),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逝。
 
我们对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表示深切悲痛,向他的家人朋友表示诚挚的慰问和关切。
 
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

明旭记

Zhf

 

庚子年冬,冠毒肆掠,神州告急。烽烟四起,群雄辈出。有北美华医联盟者,虽远于海外,亦欲援之。惊闻铠甲护具奇缺,则捐金集物,广收细查。有探者报, 货之所在,塞北奇寒之地。何以得之?

一员儒将越众而出,某愿一试。此乃辽东名将,徐生,明旭也。遂千里单骑,风餐陋宿,星夜疾驰,押货而返。

联盟因其勤勉,授转运使。一应护甲辎重,皆汇徐家大营,辗转神州。明旭莫敢懈怠,日夜巡营,物归其类,数入其库。复查栈道消息,避险滩匪类。个中扑簌迷离,瞬息万变,不足为外人道也。纵百般艰难,亦千山飞度。

不日,毒侵北美。明旭日防冠毒,夜行转运。妻子弟兄皆现阵前。故友至,视徐家军白衣软袍,愧之:君握8万护具,无半分于己身。遂发文书邻寨,暂借护具十余,方解明旭之困。

良将如斯,联盟之幸。特以此记。

我们戴上了口罩

风城黑鹰

 
这些个日子,每天都紧紧张,惊惊讶讶的。原来十到十点半钟必须倒床睡觉,六点半起床的健康好习惯,也被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情完全给打破了。

 现在每天想的就是那边抗冠状病毒战役,俺们这些北美生活的华人,这些口子估计不少也像俺一样,神经衰弱了。生活在北美大后方,故乡生病了,那儿有亲人,朋友,同事,同学,老师都听说有“中招的”,他们多数都是医生。有自个儿在家隔离的,也有生命只能依靠呼吸机存在的,只是轻与重而已。

这些日子,每天有时半夜醒来,首先就用手摸一下脸,看看口罩戴上没有。往往会吓出一身冷汗,因为沒摸着口罩

这是有原因的。故乡既然生病了,而且病的那么重,在远方的游子怎么会撒手不管呢?管多少是一回事,管不管则是另一回事。你看,北美华人们行动多么迅速,各个州,各个专业协会,各个校友会,同乡会均行动起来,捐款出力,寻找医用防护用品,寻找如何能把这些物质送到一线医生手里的各种渠道,通往故乡的路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有人用“过程堪比贩毒”,虽沒贩过毒,但是看过电影,有时感觉比贩毒还要难。

我参与了两个北美组织的募捐,购物与送达活动。即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与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总会(TMJCOAA),感到海外华人这次参与的热情非常高涨,他们不图名,不图利,都是在工作之余出钱,出力,出时间,他们并不指望哪天得到正式的感谢,只希望捐赠的东西能救上一个生命。

绝大多数物质捐赠目的地都是武汉及周边湖北地区,那儿的疫情十分严重。这一点从武汉封城起,加上老同学彭志勇教授首次在我们群里进行的武汉新冠肺炎专业讲座,已经没有悬念了,同时,外地如上海等也开始有疫情报道了。

今天又是早醒了,打开微信,看到了小群里一张图片与一封感谢信。

这张照片是12位年轻帅哥美女医生们在一起的合影,他们戴着外科口罩,手上拿着Ν95防护口罩。脸上带着微笑,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我们戴上了口罩 

看到这群生龙活虎的年轻医生照片后,首先想知道这一打帅哥美女医生来自何方,为何来这张合拍?

下面的这封感谢信给了我答案。这是2月4日来自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耳鼻咽喉科的医生们,信下面是13名医生鉴字,估计第十三名医生是拍照者而未入图中。

仔细地读了一遍感谢信,信是由仁济医院耳鼻咽喉科刘君医师执笔写给北美华人医师联盟的,在春节前夕1月23日,武汉封城之日,北美华人医师联盟董事会成员,马拉松长跑队员严静茵医生也听到了来自上海的呐喊与求助,严医生向联盟董事会提出,她要以联盟名义,捐一些口罩给她们。在大年初一(1/25)的时候,严医生在休斯顿当地医疗商店购买后,立即通过快递将代表联盟的口罩寄出,十天的路,走得像是十年那么慢,终于在2月4日送到了医生们的手里。

我记得了这个捐赠,我们有许多类似的捐赠,有的还在路上,有的会很快到达。

在平常的日子里,口罩真的不算什么,不是山珍海味,不是珍珠宝贝。但在抗新冠病毒的时期,就像干旱时滴水贵于油一样,能防治病毒引起感染,传播与带来的死亡。

 

我们这些华人的捐赠,与整个疫情的需求相比,仅是杯水车薪而已。但却是我们给疫区的心理与物质上的支持,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我们也不求正式感谢,我们只想让你们知道,在一线抗击疫情的你,一直有我们这些海外华人医生在默默地支持着你们,你们并不孤独。让我们彼此都怀着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北美华医联盟捐赠工作小结(1/31/2020)

1. 联盟目前为止已经收到捐款 $82501.86,捐款人次为539。
2. 已经购买物资:N95 医用口罩 24000个,surgical mask 和procedure mask 合计60000个,护目镜4800个,防护服750套,防护面罩5000个。
3.已经运出物资:N95医用口罩21000。通过不同渠道运往武汉以及周边省市14家医院。特别感谢武汉大学校友会提供绿色通道。
4. 本次联盟所捐赠口罩90%来源于北美非盈利组织的仓库. 他们的使命是收集医疗设备,运送到世界各地最需要的地方。在这次活动中与联盟进行了完美的合作。
5. 联盟将在2/1日关闭为新冠病毒捐款通道,并继续将所余款项用于购买物资和运输以支援一线医护人员。所有工作完成以后,会向大家汇报捐款总额,物资总额,以及物资定点医院。
6. 我们会逐渐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北美冠状病毒的传播情况,医学科普,学术交流探讨等方面。
7. 非常感谢所有会员医生,非会员医生,和广大非医生团体和个人的支持。
8. 特别感谢段蕾女士和她的先生吉力吉利帮我们联系非盈利组织,提供货源。

 

远水与近火— 北美华人医师联盟援助武汉疫情纪实

 

2020年1月22日,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武汉封城。在北美华人医师联盟(ANACP)的会员群里,周医生问:我们可以为前线的医护人员做点什么?联盟董事会紧急讨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提议。马上成立了由董事会和公益组成员构成的武汉疫情捐赠小组。鉴于国内医疗防护物品紧张,我们决定在北美购买物资,运送回中国,送到一线医护人员手中。N95医用口罩由于防毒最有效,又奇缺,而且体积小分量轻, 便于长途运输,成为联盟的首选。分管订货的徐严两位医生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寻找货源。这时网上已经开始缺货。他们扩展思维,跟当地的医疗设备公司订购了4000只口罩。下午,联盟在会员群公告,发动
会员捐款,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1月23日,联盟的武汉疫情基金已经收到一万余美金汇款。董事会立即决定追加8000只口罩的订单。同时联盟会员黄医生提醒我们,也应该做医学科普教育,帮助在美国的华人正确防护这种新型病毒。3小时以后“北美华人医师联盟友情告示”发表在美国医人公众号,目前已经超过4万阅读量,很好地起到了公益科普,预防
教育的作用。会员郭医生,金医生,汪医生也陆续发表公众号科普文章介绍这种新型病毒和肺炎;会员伍医生,董医生参加了程医生组织的武汉疫情远程心里咨询活动;会员张医生,杜医生,谢医生接受当地媒体采访, 呼吁民众的重视与预防;会员连医生,郭医生等纷纷提醒当地学校,华人组织关于这种肺炎的严重性
和传染性,直接促进了几大城市华人春节联欢活动的取消,减少了该病毒在美国华人群体中扩散的可能性。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在援助武汉的同时,联盟医生们也守住了自己的阵地。

1月24日,除夕。这是先抑后扬的一天。一大早就收到医疗设备公司发的消息,我们两天前订购的口罩 “backorder”。我们惊呆了,没想到美国也有不讲信用的公司,订货时明明有的。然而,我们没有时间沮丧,立即开始重新寻找货源订货,并且发动会员们提供消息。其中,曹医生为我们带来了贵人, 她的师妹段蕾和先生吉力吉利。她们为联盟联系介绍了非营利组织:Partners for World Health。这个机构可以提供一万多只符合Noish 标准的N95医用口罩,对于我们来说真是雪中送炭。唯一困难是需要我们自己去缅因州提货。纽约的徐医生,毅然决定开车往返12 个小时,亲自提货,不惜关闭周一自己的诊所。同时, 我们已经收到会员Vivien 和严静茵直接捐赠的两箱医用N95口罩,一箱已经从休斯顿寄出,另一箱周六从纽约寄出 (武汉同济,协和两医院)。我们的财长汇报,捐款已达两万余元。除夕夜,董事会成员的新年愿望是:一觉醒来,房间里堆满口罩,然后口罩自己长翅膀飞向武汉……

1月25日,初一。联盟工作组成员却比平时更加忙碌,19名成员分工协作,忙而不乱。由于货源紧张,我们决定物资品种从N95医用口罩扩展到护目镜和防护服。货源小组的杨,涂两位医生连续几个小时在网上寻找,同时积极通过可靠渠道与国内医生沟通,确认正确的型号。订货小组徐,周,严三位医生根据她们的信息再仔细筛选,果断下单。陈医生一丝不苟地记录订货清单,度假期间也没有间断。负责运输和通关的陆药师,周医生积极寻找国际运输,海关清关,武汉入城的各种渠道。春媚医生推荐的刘先生,有一家中美贸易公司,决定帮助我们搞定运输清关地面运输全套环节。居民联盟的Angela 也帮我们介绍了阿里物流。搜集记录医院联系人的曹医生,汪医生,刘医生,反复核实,及时更新急需物资医院的消息。财长周医生既要管记账又要帮忙订货,管网站的杨医生和严医生根据反馈,及时改进网站,方便捐款人,同时刊登联盟的科普公告。李医生帮助我们更新文学城账号,詹,王,陈三名医生负责监督提醒。新年第一天,联盟捐款总额超过五万,订货总额达八万多元(其中有些货物 back order)。董事会特批,差额由联盟基金预付。春媚医生组建了医学咨询-支援武汉小组,汇总了权威机构发布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学术文章公大家学习交流,并积极组织相关讲座帮助临床医生更好地照顾病人。

1月26日,初二,应该是令人振奋的一天。各地医疗援助组赶赴武汉,海关的援助物资也陆续清关。华医联盟与同济海外校友会邀请了武汉著名医院之一的重症监护室主任为北美华人医生们做了一场精彩的讲座 ,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典型与非典型症状,防治方法进行了系统的讲解,并且阐述了正确切断传播途径的方法。对于北美华人医生的临床工作,科普教育都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同时,联盟的徐医生租了一辆卡车,抓了自己儿子做壮丁,从纽约出发,驱车6 个小时赶往缅因提取我们目前为止最大量的一批现货:一万多只符合Noish 标准的N95医用口罩。随着货源越来越近,联盟董事会必须对于运输渠道做出选择。鉴于小批量个人赠品经Fedex/USPS有在封城后到达武汉的先例,我们起初决定这第一批至关重要的物资化整为零,避开大批物资的清关手续,直接快递到一线医护人员手中。虽然运费高昂,但是金钱就是时间,时间就是生命。

正在心疼这估价过万美金的运费时候,武大校友,华医联盟的曹医生为我们联系到了武大校友会的绿色通道。他们非常感激我们的物资有一部分正是运往武大附属中南,人民, 和校医院的,愿意免费做我们的承运人,并且帮助我们将其余物资也运送到其他定点医院,并承诺5天左右到达,速度上与美国的快递齐平。于是,根据他们的清关和派送要求,我们立即制作货物标签,包括规格,数量,捐赠机构,提取人,定点单位联系人,中英对照,反复核对。同时,徐医生也在缅因当地华人的帮助下顺利装车,并且发回了令人欢欣鼓舞的照片。

这一天,两位汪医生还分别接受了路透社记者的电话采访。

1月27日,初三。今天下午,北美华人医师联盟捐赠的1万6千只符合Noish 标准的N95医用口罩经过徐医生的货车运达纽约。晚上,在武大校友会提供的绿色通道中飞向武汉,预计5天内配送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大学校医院, 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市第五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湖北省黄梅县人民医院,湖北恩施市中心医院,湖北鄂州市中心医院,湖北省大梧县人民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手中。另有3000 多只N95医用口罩即将到货。

迄今为止,联盟接受捐款近七万,离联盟已支付的八万差距在缩小,而我坐在电脑前写这篇记录。短短五天发生了无数感人的小故事,比如武汉医生发的信息“我还在,我的城我来守”,比如刚下夜班的住院医在凌晨给工作组成员打来电话,愿意提供运输渠道,比如工作组成员有的每天只吃一顿饭,睡两三个小时。不一而
足,无法一一详述。不仅想起两个成语“杯水车薪”和“远水近火“,本意是用来形容人类愚不可及的行为。然而,在过去几天里,北美华人医师联盟的医生们正在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做着这样”愚蠢“的行动。如果你也想像我们一样为武汉的疫情尽一点绵薄之力,欢迎按照以下信息捐款支持我们。

CDC:更新去中国旅游指南, 红色三级警告

On January 27, 2020 CDC issued updated travel guidance for China, recommending that travelers avoid all nonessential travel to all of the country (Level 3 Travel Health Notice).

1/27/2020 CDC:更新去中国旅游指南,红色三级警告,尽不要去中国旅游

CDC Recommends

While the immediate risk of this new virus to the American public is believed to be low at this time, everyone can do their part to help us respond to this emerging public health threat:

目前该病毒对美国的公众危害尚低,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尽到自己的职责。

  • For everyone: It’s currently flu and respiratory disease season and CDC recommends getting vaccinated, taking everyday preventive actions to stop the spread of germs, and taking flu antivirals if prescribed.
  • 对所有人,目前是感冒与上呼吁吸道感染季节,建议打感冒针及做法好预防措施
  • For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 Be on the look-out for people with travel history to China and fever and respiratory symptoms.
    • If you are a healthcare professional caring a 2109-nCoV patient, please take care of yourself and follow recommended infection control procedures.
    • 对医务人员,要关注呼吸道病人的旅游史。

      自己生病,要严格遵循CDC的建议。

  • For people who may have 2019-nCoV infection: Please follow CDC guidance on how to reduce the risk of spreading your illness to others.
  • 对可能感染的病人,打电话遵从家庭医生的指导。
  • For travelers: Stay up to date with CDC’s travel health notices related to this outbreak.
  • 对旅游者,随时查询CDC

Please help. The Wuhan coronavirus is highly contagious. The city of Wuhan with population of 11 million has been under quarantine. All public transportation are stopped and almost all business closed. Only a few thousand taxi cars are allowed to take the medical professional to work. Thousands of patients need urgent medical care.

The doctors in the hospital in Wuhan are facing a severe shortage of medical supplies. Our nonprofit Alliance of North American Chinese Physicians (ANACP) is raising fund to buy and ship supplies directly to the doctors in Wuhan. We wish to bypass the local Red Cross where tons of donated supplies might have held, not able to be released to the hospitals, because the receivers can not afford to pay the very high fees they are forced to pay.

 

I have been very busy over the past few days to volunteer to help (ANACP) to raise funding and to find medical supply sellers to buy supplies. So far, we have bought about 50,000 medical 3M n95 1860 masks, 3000 medical eye glasses, 1000 medical face shields. We have already received and shipped most of them to a few hospitals in Wuhan. Will ship out the rest of the supplies as soon as we receive them. We will continue our effort to raise more funding and use 100% of the donation to buy the much needed supplies to ship to specific doctors at specific hospitals in and near Wuhan.

 

I am pleading for your support of this important mission of ANACP to help to save thousands of lives. Please kindly go to the following ANACP website to donate and share this information in your social media.


W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kind donation to help to save lives.


Dear friends,

The outbreak of a lethal coronavirus infection (2019-nCoV) in Wuhan, China has spread to different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United States. Given the fact that large volume of Chinese traveled back to the USA during holidays, we must keep vigilant to ensure the safety within our community.

1. Early diagnosis and isolation is extremely important. If you have fever, cough or runny nose, please wear masks and quarantine yourself.

2. If the patient came from China within past month, especially from Wuhan City, please contact his/her primary care physician or the local Department of Health. They will give you further instructions. Try not to visit doctor office directly and avoid possible spreading of this highly contagious virus.

3. If patient is so sick and needs ER visit, please call ER first and report the exposure history before patient arrives.

4. Please follow the instructions from CDC website.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about/prevention.html

5. Please avoid parties if you just came back from Wuhan, even if you have no symptoms, because the incubation period is 2 weeks.

Please follow the guidelines and help the control of infectious disease. Take care and God bless our community.